第二百七十七章:去冰尧城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作者:倾情一诺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第二百七十七章:去冰尧城
    “既然你我想法一致,那么你跟着涂凌去冰尧城走一趟吧,我随后就到!”叶染修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你们刚才到底说什么了?难道和涂凌要送给我的大礼有关?”这下子罗云意对于涂凌要送给她的礼物就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一切都还不好说,毕竟冰尧城的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如果涂凌说的是真的,那么走这一趟也未尝不可!”叶染修并没有把话说得特别明确。

    “好,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跟他去冰尧城!”罗云意抬头笑着看向叶染修说道。

    “无闻他们已经到了北疆,这一次冰尧城之行他们会在暗中保护你,我们一起出发先去关州,然后你从关州去冰尧城!”叶染修回看她一眼说道。

    “我听你的!”罗云意点点头说道。

    于是,原本出发要回京的时间变成了罗云意、叶染修一行人去关州的时间,而涂凌确定罗云意要去冰尧城之后便先行离开了,他说自己会在冰尧城外与她汇合。

    对于罗云意突然改道要去关州,罗勇泽夫妇他们并没有多问,反正从关州到京城坐“神鸟”也就几个时辰的事情,猜想她可能是去关州再见罗勇霆几人吧。

    “神鸟”再次起飞,很快就到了关州城外,而此时北疆的罗家将士们正在城外驻扎抗敌,羌吴国的大军前几日又发起了一次猛烈攻击,但是被罗勇霆给击退了,而且这一战罗

    勇霆直接将金奇的一个宝贝儿子给杀死在两军阵前。

    到了北疆大营,见到身披战甲、威风凛凛的罗勇霆,罗云意很是开心,而罗勇霆已经得知了齐王兵败并已经被太子祭旗的事情,这个消息对他对北疆军民来说都很重要。

    “叶黎轩领兵造反,他这是咎由自。蟾,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作为曾经的朋友,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毕竟是多年兄弟,罗勇霆也是知道罗勇泽和叶黎轩之间的事情的。

    “我明白,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罗勇泽笑着看了一圈罗勇霆、罗云意几人,家人的关心他都能感觉得到,叶黎轩已经死了,他的心结也已经打开了,那丝存留心底的淡淡遗憾和伤感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消失不见的。

    “没事就好,太子应该很快就能赶到北疆,到时候我就领兵直攻羌吴国的都城,这一次我要让金奇有来无回!”罗勇霆语气中是满满的坚定和杀气,还有在场之人都能感觉到的霸气凛然。

    罗云意之前就感觉到她四哥罗勇霆有灭掉羌吴国之心,而且不止她一个人能感觉到,要不然孝和帝也不会多次下令让他回京,甚至将他派到了南疆,否则北疆的战火很可能会一直不停。

    但是孝和帝的仁慈与和顺最后换来的却是齐王叶黎轩的造反和羌吴国举国之兵的侵犯,这一次太子叶祁率兵亲征,罗勇霆这个北疆主帅又被急调回来,羌吴国是占不到便宜的,而且真有可能被叶祁和罗勇霆联手给灭掉。

    “霆哥儿,你可不要擅自做主!”坐在一旁的罗震告诫性地看了一眼罗勇霆说道。

    大禹朝虽然国力日渐强盛,但羌吴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柔弱,一旦罗勇霆起了灭国的心思并付诸实施,那么羌吴国的百姓到时候必然会齐心努力团结抗敌,这一点罗震毫不怀疑,而且羌吴国的百姓各个骁勇善战,一旦他们抱成一团拧成一股绳,罗勇霆就算真的是天神临世也要费一番功夫了。

    “爹,这一次我是得了上令的!”罗勇霆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说道。

    “你是得了谁的上令?皇上的还是——太子的?”因为在场都是罗家自己人,而叶染修也算不得外人,所以罗勇泽直接看着罗勇霆问出声道。

    “这个——重要吗!”罗勇霆又是一笑,迟早有一天现在的太子叶祁也会成为皇帝,不管是谁的令,只要能灭了羌吴国解了他心头的火气,其他的他一点儿都不担心。

    “这个或许很重要!”这时叶染修突然看着罗勇霆微微一笑说道,看来有些事情也需要提早和罗勇霆说好。

    罗勇霆和罗勇泽几人听叶染修这样一说也都楞了一下,不过接下来叶染修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在几人都离开之后,叶染修单独去见了罗勇霆,两个人也不知去了何处又说了些什么,但是第二天罗云意出发要去冰尧城的时候,发现罗勇霆一脸慎重地看着她,目光里的神情有些复杂难懂。

    “四哥,怎么了吗?”罗云意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昨天听说她去冰尧城,罗勇霆和罗勇瑄、罗勇江他们可都是很反对的,但今天罗勇霆的反对态度明显弱了下来,甚至还来送行。

    “没事,意姐儿,你到了冰尧城要事事小心,那个地方可不好待!”罗勇霆这话说得意味深长。

    “意姐儿,要不然你还是回京吧,这个时候去什么冰尧城!”罗勇江是最反对罗云意此时去冰尧城的,北疆本来就已经很乱了,她一个女流之辈此时去冰尧城这么危险未知的地方,怎么不令人担心呢!

    “二哥,放心吧,我身边有高手护着,不会有事的!”罗云意笑笑说道。

    “意姐儿,要不你还是听你二哥的话别去冰尧城了!”罗勇瑄也不是很赞成罗云意去冰尧城。“如果你有什么紧要的事情非要去冰尧城办,不如先交给我,我替你去办,等到北疆这边的局势稳定下来,你再来!”

    “三哥,我——”罗云意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罗勇瑄了,因为连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冰尧城,只是感觉叶染修和涂凌都想让她走这一趟,现在似乎又多了一个罗勇霆。

    果然,罗勇霆立即接口说道:“爹,大哥,二哥,三哥,就让意姐儿去吧,冰尧城即便真的危险重重,我相信她也能挺过去,难道修哥儿这个新婚丈夫会不担心她,既然修哥儿都同意了,咱们也不要多说什么了!”

    “霆哥儿,你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想法?你不是说绝对不会让意姐儿去冰尧城的吗?”罗勇江大睁着一双眼睛很是吃惊地看着罗勇霆问道。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觉得意姐儿去一趟冰尧城也没什么!”罗勇霆看着几人说道。

    “好了,大家都别说了,瑄哥儿,你们夫妻陪着意姐儿去冰尧城吧!”罗震原本以为今天他们能劝说罗云意不去冰尧城,但很明显失败了,因为就连罗勇霆都同意了,这其中的原因想来很重要,既然如此他们也不用多加阻拦了。

    “是,爹!”罗勇瑄和董敏儿同时点头说道。

    “爹,我也要跟着意姐儿去冰尧城!”原本安静坐在一旁的罗勇峰突然出声说道。

    罗震看了他一眼,又看向罗勇泽和罗勇霆,见两个人都对自己点点头,这才说道:“好吧,你也跟着,但是不许惹事,一定要保护好意姐儿,峰哥儿,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爹,你就放心吧!”罗勇峰玩心是重,但到了正经关头,他也是很有脑子的,正是预感到这次前往冰尧城非比寻常,所以他才要跟着的。

    “意姐儿,这是我们司空家的密令牌,只有司空家的嫡系之人才有,你在冰尧城若是遇到麻烦,可以拿着它去城内的四城赌坊,我大哥司空图现在在那里,他能帮上忙的!”司空潭将罗云意拉到一侧低声说道,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这里面是我师门的追魂香和一些防身自保的药粉,效用我都给你写在里面了,希望你用不到!”

    “谢谢大嫂!”罗云意没有客气地收了下来。

    这一次冰尧城之行祸福难料,罗云意是知道司空家和冰尧城一直都有特殊联系的,虽说现在司空家的所有生意都从冰尧城撤出来了,但是在城里还是有司空家的人在的,现在覃州的大掌柜依旧是司空潭的父亲司空绍,不过司空潭的大哥司空图早就接手了家中生意,只是这些年他神出鬼没的,别说是罗云意只听过此人从未见过,就是司空潭这个亲妹妹也是难得见他一面。

    当年自己和罗勇泽第一次去覃州司空家拜访的时候,司空图跟着司空绍去了冰尧城,之后司空绍就将冰尧城所有司空家的生意都交给了司空图,而自己五哥罗勇峰和司空图似乎还有些交情。

    “一切小心!我很快就会去冰尧城找你们!”叶染修抬起手轻摸了一下罗云意的头发,亲昵地碰碰她的耳朵,然后笑着说道。

    “我在冰尧城等你!”罗云意耳朵根微红,然后和众人道别之后,带着立秋、谷雨和罗勇瑄、董敏儿、罗勇峰一起朝冰尧城的方向骑马急行,而夏至和无闻等人汇合之后,直接赶往了冰尧城,之后他们会在冰尧城外见面。

    冰尧城位于极寒北地,常年积雪不化,一年有大半年都是白雪皑皑,但是却有四季常青之物存活,山野之间也可见大片的良田肥土,寒冬之际不用温室大棚也能种出绿色的蔬果,它是这片大陆之上最神奇的一个所在。

    如果从上空俯视而观,那么便可以发现冰尧城地势险要,建在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兵家要地,而且即便被大禹朝、羌吴国两个大国夹在中间,却像项链上那颗最显眼的宝石一般,把其他都映衬的逊色了些。

    罗云意一行人赶到冰尧城外的时候正遇上大雪纷飞,而早两天几个人就换上了厚厚的衣服,初到冰尧城这个地界的人,如果穿得太少很容易被冻病的,但是冰尧城的人却不惧严寒般,即便外头滴水成冰,他们也能光着膀子劈柴干活,仿佛他们的血液中有不惧冷的因子一样。

    这不,罗云意在与涂凌相约的一处城外小村落里,就看到几个农家汉子没穿上衣在大雪里伐木劈柴,罗云意是现代人不觉得见到男人"chi luo"上身有什么奇怪,反而董敏儿这个南琴山庄的大小姐有些羞意地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你们要找谁?”那几个农家汉子似乎单从他们几人的穿着就看出罗云意他们不是本地人,于是有人向前出声问道。

    “请问公子在家吗?”罗云意翻身下马,笑着问道。

    “原来是公子让等的贵客到了,几位快请进村吧,公子今日有事,晚上才能回来!”几个汉子一听罗云意这样问,原本眼中的警戒松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热情的笑容。

    “多谢了!”

    罗云意他们便在几个汉子的带领下进了这个叫三河村的小村落,而村里的房子全都是用木头和石块建起来的,外边又用厚厚的草甸子覆盖起来,此时厚厚的白雪已经将草甸子覆盖完了,而袅袅的炊烟正从各家飘散出来,只是罗云意却从这些烟火味中闻不到饭菜的香味。

    “爹,娘,客人来了!”几个汉子领他们进了村里一处较大的院落,而几个人齐齐对屋内喊了一声,此时罗云意才明白过来,这几个伐木砍柴的汉子竟然是兄弟,刚才她还真没看出来。

    很快,从有些幽暗的屋内走出来两位满头白发的年迈老人,其中那老妇人还拄着拐杖,不过两位老人神色倒是显得康。⒚挥惺裁淬俱膊√,相反身上还有一股不属于乡野村民的别样气质,这点儿倒是让罗云意挺奇怪的。

    “原来是公子的贵客到了,快请进来吧,大木,你们把昨夜猎到的野物宰杀吧,回家让你们的媳妇赶紧做饭,客人远道而来该饿了!”老汉笑着对自己的大儿子吩咐道,然后目光又转向了罗云意,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专注打量,但很快又将目光移向其他几人,“几位快请屋里坐,我是三河村的村长余老汉,这是我家老婆子,她又聋又哑,所以各位别见怪!”

    “余老伯打扰了!”罗勇瑄恭敬地对着余老汉行了一礼,但余老汉却笑着躲开了,说自己是乡野粗夫,当不得贵公子的礼。

    余老汉的几个儿子很快从院落里走出去各自回家了,而余老汉的妻子对着罗云意他们笑笑,又转身回了屋内,接着进了里间。

    罗云意他们走进屋内坐下之后,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低低的孩童说话之声,不过老妇人进去之后,里面很快就安静下来。

    余老汉住的院落是上下两层的木楼,一层有堂屋和用布帘隔开的东里间和西里间,靠东里间一边有通上楼上的梯子,屋子里的摆设干净而又简单,不过都很破旧,想来这家人的生活过得也并不是很富裕,至少一件值钱和新的东西罗云意也没有看到。

    “农舍人家,简陋至极,倒是让客人们见笑了!”余老汉似乎读出了罗云意内心里的想法,笑着对他们说道。

    “哪里,是我们打扰了!”罗云意也笑着看看他,这个老头儿可不简单,目光如炬,连她一闪而逝的想法都能捕捉到,怪不得涂凌会让她到这里来,想来这老头也是他最值得信任之人了吧。

    “饭食还需要一段时间,几位客人可先到楼上歇息,楼上已经为你们打扫干净了,今日突降大雪,公子可能会晚些回来!”余老汉紧接着对几人说道。

    罗云意和罗勇瑄相视一眼,也没有拒绝余老汉的提议,于是几个人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e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