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大道之意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叩天门作者:紫云白沙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叩天门》正文 第一五五章 大道之意
    虽然也不是那么的情愿,但相于南天域门大宗,还是跟落阳秘境,或者说要跟牛三也是叶拙站到一起应该是他们更好的选择,无他,说到底还是他们各自的半吊子金丹境界让他们没有真正金丹真人的底气。 真要是破境真正铸成了金丹,哪怕是最差品阶的金丹,三个人也大可以随心而为,算得罪了这几个人,却也不是什么生死大仇,回去南天域随便能找到其他的安身之地,但他们三个显然没有这样的信心,除了待在落阳秘境落阳宗,回到南天域无论去哪个宗门,只要碰到一个真正的金丹真人会露馅,至于寄希望于碰不到这种可能,没哪个还会那样天真。

    跟叶拙之间虽然也没那么的亲近,甚至在刚刚他们还想依着那边几个人的要求去探查甚或还想着打断叶拙修炼的,但还没来得及实施便被禁锢在此,虽然算是不得以,也总归算是没有真的撕破了脸皮,加百兽图灵阵、落阳秘境的渊源,留下来想办法缓和还是要更容易的多,再想想叶拙以往几乎不理会旁事的性子,将来或许跟以往没什么不同,依旧还是他们来主持落阳秘境落阳宗也不是不可能,究竟如何,唯有等日后才知道,至于当下,看戏好。

    打定了主意,确定了立。辉倌敲椿嫉没际,三个人再看对面那些金丹真人时候,心情期盼也自然有了不同,之前时候只是猜想他们会不会能不能破开一道通路遁出大阵去,现在再看时候,却是多了几分担心,担心他们忽然爆发什么神威出来。

    好在三个人盯着那边几个忙乱不已的金丹真人好一阵,已经看到他们每一个都不止一次的狼狈模样,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几个人没有谁忽然爆发出超过境界的威能,一切看起来都更之前时候相差不大,非要说有些不同的话,也不是没有,久久猛攻却不见效果,白白耗费了许多真元精力之后,那几位金丹真人不仅仅越发的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心气也随着时间流淌弱了几分,出手攻杀的频率之最开始时候明显要慢了不少。

    金丹真人,窥得大道不假,但遇到这种几乎用尽自己所有办法依旧无能为力的情形,跟其他修士,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在鹤道人三个人看来,这几位金丹真人虽然或者因为他们自己的实力,或者因为各自的面子,还没有到认命的程度,但照这么下去,总有那一刻的,或许时间不会太久了。

    境界差了一些不假,但经历经验半点不少,对于自己的眼光,对于情势的判断,三个人都很自信,看着对面没有一点翻盘迹象的几位金丹真人,鹤道人三个人神情越发的自若起来,甚至都有闲心相互聊起了天,议论起了牛三抑或更该叫作叶拙的过往。

    听到太宰屠说希望叶拙成功结丹的话语,鹤道人跟古道人同样心有同感,今天叶拙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太多了,再来一次也没那么不能接受,真要能结丹成功,他们三个更容易自处还在其次,落阳宗能有更强的实力,更厚的底蕴才是关键,相之下,些许的嫉妒羡慕不算什么了。

    正想要应和一声时候,忽然听到了太宰屠轻咦一声:“嗯?那是什么?”

    只是太宰屠的一声疑惑还没什么,今天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但对面一直不甘心的几个金丹真人也在一瞬间同时收手,纷纷调转目光看向某处大不一样了。

    鹤道人古道人当即循着其他人的目光方向看过去,下个瞬间,同样发出一声惊疑:“嗯?那是……?”

    眼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同,朵朵白云随风而荡,但在他们抬眼掠过的瞬息之间,却忽然洒下来一片金辉,像落日余晖映照西海洋面一般,但每个人都知道那不可能,虽然因为今天云朵连绵,看不到日头,但算算时辰,此刻最多半下午时分,距离夕阳晚照还差了好几个时辰,不到出现如此美景的时候,更何况,太阳落下的方向也不在那个方向。更让他们惊异的是再睁眼想要细看时候,却发现一切已然消失不见,像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对!”一个瞬间,鹤道人古道人便反应过来,那不是眼睛所见,也不是真的消失,那些金辉其实是自己的神识神念所感。

    对于自己的实力再清楚不过,神识神念根本没可能感应到那么远的地方,毫无疑问,这一切跟百兽图灵阵脱不了关系,鹤道人三个人不用任何商量,当即便都手握小兽雕,真元涌入其。

    “嗯?”忽然间,三个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一股磅礴浩然之力忽然将他们想要接近的真元弹出,同时被弹出的还有他们透过小兽雕的神识神念,如此突然,又如此霸道,一下子没想到的三个人一个激灵,手里的小兽雕差点都跌落出去。

    低头看看早已祭炼过,跟自己心意相通的大阵信物,再抬眼看看身边的其他两人,三个人眼都是不能置信的神色。

    真元被弹出,但却并不是一无所获,在闪动的那一瞬间,他们已经清晰感应到了那股子气意味道。

    稍稍顿了顿后,古道人轻声问到:“两位,莫非那是大道之意?”

    “没错,除了大道之意不会有别的了。”鹤道人的语气笃定了很多。

    其实古道人也并不是真的疑惑什么,同样都是半吊子金丹境界,算鹤道人多过一次结丹经历的,但对于大道之意这样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个瞬间,便足以让任何人有深刻到骨子里永远都难忘记的记忆,同样也经历过大道洗礼的古道人又怎么会识不出来,他的疑惑更多的是大道之意背后的事情。

    怎么会这一刻出现了大道之意?怎么会在那个位置闪出了大道之意?难不成,叶拙不是准备,而是已经在结丹之,甚至已经冲破了壁障,引动了大道洗礼?

    三个人没有哪个敢相信这种可能,但在大阵笼罩范围之内,除了叶拙之外,再没有别的人能引动如此天象,便是再不能相信,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饶是今天已经碰到了很多事情,甚至这辈子遇到的还要多,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震惊骇然,到了后来都有些麻木了,但此刻三个人也还是又被震了一下。同样是破境,同样是晋升,但从筑基到结丹显然不是从筑基期到筑基后期可,即便因为那几个金丹真人的原因,鹤道人三个人已经确定叶拙很可能距离破境结丹不远,但也绝对绝对没想到在今天,哪怕你再过几个月呢。不过仔细想想,当日叶拙在他们几个面前,直接破境从期到了筑基后期,再加身还有二十三年莲甚至更高品阶的灵草灵物,似乎发生眼前这样的事情好像也不是那么的不能接受。

    他们三个接受不接受无关大碍,此刻唯一能做的是静静看着,看看叶拙是不是能闯过那一重考验,经历又一重的洗练,同时猜测一番,早先已经经历过一次的叶拙,真要成功铸出了金丹,而不是像他们这样的半吊子的话,他的金丹将会有怎么样的品阶。

    直到这一刻,鹤道人三个人才算真正明白过来,那边的几个金丹真人为什么会去而复返,为什么会那么急切的想要阻止叶拙的修炼,不清楚他们怎么会提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古道人猜的那样有某位通过推衍之法得到了启示,但他们很显然从一开始想要打断的不是叶拙的闭关,而是要截断他的结丹。

    也是到了这一刻,鹤道人三个人才醒悟过来,真要没有被禁锢留在这座方台,而是因为那几个金丹真人的诱人条件去了秘境深处,怕不是这么平和的局面了,他们怎么会不清楚打断一个人铸金丹是多么大的仇怨,或许只有生死才能化解,而掌控了百兽图灵阵的叶拙,想要斩杀那几个金丹真人或许还有些难度,但真要斩杀他们三个,怕是轻而易举,更何况,早已见识过叶拙实力手段的他们,甚至觉得算叶拙不靠大阵,只凭他自己本身,真要是不要命的跟人拼命,他们的半吊子金丹境界都未必能占到多大便宜。

    想明白了这一点,三个人对于那边一群金丹真人的观感少不得又恶了许多,抬眼扫了一眼,看到八个人停手之后再没有半点动静,可以肯定他们也都在盯着同一个地方无疑,看模样一动不动愣愣站在那里似乎都呆住了,又或者是被那边忽然闪现的大道气意给震住了,想想他们此刻惊怒却没有丝毫办法,除了诅咒喝骂什么都做不到的情形,鹤道人三个人心底没来由的更多了几分痛快。

    收回注意重新落到之前位置,再次感觉到了冥冥之的那股子大道气意,这一刻三个人对于叶拙成功铸金丹的希望也更强了几分,颇有些同仇敌忾的味道。

    b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