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清风知夏(洗澡)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作者:公子无奇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009 清风知夏(洗澡)
    “咳……咳咳……”

    楼上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咳声,明显带着揶揄的笑音。

    温知夏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就见封北霆好以整暇的倚在二楼的栏杆旁,双手拖腮笑望着他们,看的兴致勃勃。

    “放开。”她红着脸要退出连清风的怀抱,却反被他搂得更紧。

    “抱都抱了干嘛要放开?”

    何况,她没听到他说自己硬了吗?

    现在放开,不是刚好给楼上那人热闹看嘛……

    “有人在看。”

    “那就让他看呗,反正他也就只有过过眼瘾的份儿。”说着,连清风扬眉,挑衅般的看向了封北霆,眸中带笑。

    被人挑衅,封四少眼眉微挑。

    将温知夏带来这里,虽然他也有私心,但更多的却是给对方行了方便,他不谢谢自己也就罢了,反而秀恩爱刺激自己,这就有点不太讲究了吧。

    漂亮的手指轻叩脸侧,封北霆的声音懒懒响起,“知夏,我想找你谈谈心。”

    “好。”

    说完,她要推开连清风上楼,谁知他却紧紧的抱着她不肯撒手。

    “你先把手松开。”

    “别理他!”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嘴欠和她说什么。

    “他是我的病人,怎么可能不理?”

    “我也是你的病人。”

    无奈的叹了口气,温知夏耐心的纠正他,“已经不是了。”

    上次他离开,就意味着结束治疗了。

    “那现在继续。”

    “抱歉,同一时间内,我只能接收一名病患。”这话倒不是她在刻意逗他,而是事实。

    就他和封北霆的情况来看,一个人就够她忙的了,更何况是两个一起!

    忽然想到了什么,温知夏的目光不禁在两人之间来回游移。

    她有点好奇,是不是封家的男人都像他们两个这样?

    毕竟,根据封北霆对她说的,能够在那个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心理应该或多或少有些扭曲吧,不过到目前为止,她并没有见过其他人。

    封南澈、封北霆……

    也就是说,在他们两个之前,还应该有“封东x”、“封西x”。

    “知夏……”

    “嗯?”回神的时候,她发现封北霆已经离开了,不知道连清风对他说了什么,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去你的房间。”

    “……”

    尽管温知夏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可以对视上连清风异常晶亮的眸光,她就不禁觉得自己其实想的一点都不多。

    任由他拉着自己朝房间走去,她现在甚至都觉得自己也病了。

    否则,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一个不算熟悉的人这么心软和纵容呢?

    即便之前在对方曜有些不同时,她也还是有理智在。

    但是面对连清风……

    似乎不管她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他,他都能胡搅蛮缠的把她拐到他的那条路上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秀才遇到兵?

    咔哒——

    落锁的声音唤回了温知夏的思绪,她才回过神来,就被连清风捧住脸吻。⒉凰闾吧那孜,和之前一样的强势急切。

    她答应和他回房间,只是想找一个相对安静私密一点的环境和他聊一下,并不是为了满足他的“”。

    皱眉推了他一下,她并没有想着能够推动,本意是想表达她的抗拒而已。

    谁知,竟然真的让他放开了手。

    可看着他紧皱的眉心和一脸痛苦的表情,温知夏不禁愣住。

    “你怎么了?!”

    “没事……”连清风无所谓的笑笑,还欲伸手拥住她,却被她拦住。

    不再和他多废话,温知夏直接抬手解开了他衬衫的纽扣,竟被他状似扭捏的握住了双手,“知夏,你等我洗个澡,先别急。”

    “……”

    她没他那么饥渴。

    “松手。”

    “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你变的主动了不少。”连清风笑着将唇凑到了她的耳边,故意夸张的喘息着引她害羞。

    偏偏温知夏就算被他逗的面红耳赤,也一样没有放弃自己的打算。

    于是,素来没皮没脸的连二少被“扒”了。

    看着他胸前缠着的纱布隐隐透着血丝,温知夏的眉头下意识的皱起,眸中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知夏……没事儿……”捧起她的脸让她的视线得以转移,连清风难得有语塞的时候,“这个我是可以解释的。”

    “连清风,那7年你都是这么过的吗?”

    她终于……

    还是问了出来。

    说不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很在意他那7年的过往。

    也许是因为那天他离开时的背影太过无助孤寂,也许是因为他一次次试着让她接受他却遭到她拒绝时的绝望。

    他们相识的方式,还有他表达感情的行为,都让她没有勇气举步向前。

    从伦敦的酒店到西雅图的酒店那两个晚上,现在回想起来都荒唐的像是一场梦,而她居然因为一场梦开始心疼他。

    这该是有多荒谬……

    医者不自医,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但是现在,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

    “我是以朋友的身份在问你这个问题,而非心理医生。”

    短暂的怔愣过后,连清风忽然一脸惊喜的伸手抱住了她,开心的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如果你是以女朋友的身份来问我,我说不定会告诉你。”

    “……”

    得寸进尺,说的就是这种人。

    “你可以不说。”关系转换的太快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都需要时间冷静。

    “说!我说!”

    好不容易得到了她松口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不过,他总得趁此机会给自己谋点福利。

    这样想着,连二少忽然一脸虚弱的靠在了温知夏的肩膀上,“知夏,我胸口疼……”

    “那你先休息吧。”

    “诶……”见她要走,连清风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人给拽了回来,“你上哪儿去呀?我说我胸口疼,你应该说给我揉揉……”

    听到他这么理直气壮的话,温知夏都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他为什么会想的这么理所当然?

    “会揉出血的。”她直言指出问题所在。

    “那你帮我洗澡吧,我身上有伤得注意不能碰水,我自己完成不了这个高难度的工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门外有很多佣人。”

    “你居然让别的女人看我的?!”

    “……”

    微微皱眉看着他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温知夏不禁有些茫然。

    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感觉他的性格好像又变了……

    最后,在连清风的软磨硬泡下,温知夏心防失守答应了他的请求。

    当然了,她是不可能真的帮他洗澡的。

    所以就利用他伤口不能碰水为由,只是拿湿毛巾简单帮他擦了擦背。

    可是眼见他把手伸向皮带准备解裤子的时候,温知夏赶紧止住了他的动作,“你干嘛?!”

    “脱裤子。”

    “……等我出去再脱。”

    “你出去了谁帮我擦身子。俊绷宸缫涣车ゴ康难。

    “擦身上用得着……”她一时语塞,只能别开眼指了指他的裤子。

    看着她明显有些泛红的脸颊,他伸手将人纳进怀中,“下半身也是身上的一部分。哪愕纳锸窃趺囱У模俊

    “……”

    他最近话太多了。

    低下头将脸埋进她的发间,连清风的双臂紧紧箍在她的腰间,双手慢慢的向上抚摸……

    “知夏……”开口的声音忽然变的有些低哑,“我不舒服。”

    说完,他更紧的贴住了她的后背,让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难受”。

    “你自己、自己想办法!”

    “办法有很多,但是要你帮我。”他慢慢地、轻轻啃咬着她本就泛红的耳垂,满含的声音听得人脸红心跳。

    “不行。”她紧紧的闭上双眼,毫不犹豫的拒绝。

    “嗯……”

    忽然在耳边响起的"shen yin"声,令温知夏猛地睁开了眼睛,开口的声音都发颤了,“你别叫!”

    外面会听到的!

    “知夏,我忍不住……”连清风的语气无辜又可怜。

    他看似深陷,整个人都无力的压在温知夏身上,可握着她手腕的大掌却让她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她顾忌着他身上有伤,不敢挣扎的太激烈,偏偏被他寻到了破绽,眸中笑意更浓……

    叩叩——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令房中两人的神色齐齐一变。

    只不过,一个是欣喜,一个是恼怒。

    温知夏想,不知道是谁来的这么及时,终于能趁机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了。

    而连清风想的却是,不知道是谁来的这么不凑巧,到了嘴边的肉居然都飞了!

    事实上,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破坏连清风好事的人,其实除了封北霆不作他想。

    目送着温知夏匆忙逃离的背影,他幸灾乐祸的吹了声口哨,眸光潋滟的眼中闪动着笑意,看起来十分的欠揍。

    “你来干什么?”温知夏一走,连清风脸上的神色瞬间就变了。

    “英雄救美啊……”封北霆故意刺激他。

    视线扫过连清风胸前缠着的绷带,他忽然凑近闻了闻,惹得前者厌恶的皱起眉头,“对不起,我对你没‘性’趣。”

    “巧了,我也是。”

    “出去把门带上。”连清风神色凉凉的开口,“还有,以后不要再打扰我和知夏单独相处的时间。”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可能做不到。”

    “封北霆!”

    见连清风眸光幽暗的瞪视着他,封北霆却笑得愈发无害,“三哥,我胆子。阃蛞灰前盐蚁诺搅,我跑到知夏面前去求安慰时,一个不小心给她讲点什么故事可怎么办……”

    说着,他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连清风身上的伤口。

    后者闻言却缓缓的眯起了眼睛,“小眠回国后直接去了s市,没有回a市,你猜她去找谁了?”

    话音未落,封北霆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两人都拿捏住了彼此的把柄,一时间,谁都没再说什么。

    仔细说起来,其实连清风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封北霆,而后者之所以来给他捣乱,不过就是见不得自己形单影只而他却抱得美人归罢了。

    单纯的嫉妒心理作祟,他们彼此之间都明白。

    所以,这段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封北霆走后,连清风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上“渗血”的绷带,随后神色淡淡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剪断绷带,拿出里面的一小包血袋,他看也没看的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走进浴室打开花洒,温热的水喷射而下,冲刷掉他身上淡淡的血迹,露出了完整的肌肤线条,哪里有半点伤痕的所在……

    洗完澡之后,连清风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拿出新的绷带重新缠上,和刚才一样伪装出受了伤的样子。

    欺骗固然是可耻的,但与此同时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

    对于知夏,不用些手段的话,或许他就会和那个叫方曜的一样成为过去式了。

    在他的认知当中,只有成功与失败,没有手段恶劣与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7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