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章:年后再说吧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盗墓笔记》 大结局章:年后再说吧
    三叔脸色微变,二叔就揉了揉太阳穴,道:“曹二刀子为什么要得到这个一点破用没有的族长的位置?棺材里的螺蛳为何百年不死?还有,为什么那个百岁老人能这么顺利的回忆起60年前听的一个故事?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想清楚。”

    我听着二叔语气有变,有点纳闷,就见他斜眼看着三叔:“有些人总是以为自己的脑子比别人灵,殊不知道,第二胎总是要比第三胎先天好那么一点,你说是不是,老三?”

    我立即看到三叔冷汗就下来了。脸色发黑不说话。二叔身上竟然有一股极其奇怪的压迫力透了过来。沉默了很长时间,二叔才道:“我这里有一个猜想,不知道对不对。你们姑且听一下。”

    顿了顿,他就道:“在祖坟开坟的时候,有一个贪心的后人发现祖坟里多了一具棺材,生性敏感的他,立即就意识到这棺材里可能是老祖宗藏的冥器,但是四周全是自己人,他总不能明抢,而且他知道一旦开棺材,这些东西必然是要分给别人,这个后人平日里生性枭雄,从不让人,在那短短的十几分钟里,他就想了一个办法,他让随来的两个最亲信的伙计从祖宗祠堂后面的柴房里,抬出了那只无主的老棺材,在坟地与村子之间那一个多小时没有任何路灯的山路上,把从祖坟里启出的棺材和这只老棺材互调了。”

    为了让抬棺的人不发现棺材重量的变化,他的伙计从溪里挖了大量的湿泥倒入棺材内,但是忙中出错,水倒的太多,还把在泥中冬眠的螺蛳一起倒了进去。螺蛳受到惊扰,纷纷从冬眠中醒来,而因为当时启出棺材的时候天色发暗,对所有的棺材大家都没看清楚,所以到了祠堂没有人发现这棺材并不是从祖坟里提出来的。

    他本来以为此时天衣无缝,没有想到随后便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接着他听到我们要去问徐阿琴以前的事情,他知道其实从祖坟里启出的棺材就是藏着冥器的,如果徐阿琴知道这个事情,必然会告诉我们,这样棺材被掉包的事情就被发现了。所以他连夜赶到徐阿琴家里,用钱买通了老人,让老人按照他实现编好的稿子念,我想以那个老人的记性,要记住这么多东西恐怕不容易,所以他最后没了办法,只好让他的一个伙计拌成了徐阿琴,可惜那妆化的太老了,看着实在不舒服。

    不过,就算如此这事情也算是瞒过去了,他并不知道,在后人里还有一个同样的人,曹二刀子,和他的脾性很像,曹二刀子认准了棺材里肯定有宝贝,可是吴邪和我们老大还有那三个老头去开棺,最后却说是一棺材螺蛳,他如何能信?曹二刀子认为这肯定是表老头和我们老大合谋,于是心生怨恨,一方面他要找到棺材,一方面他要杀人报复。于是就生了这么多的事端出来。正好将这弥天大案隐藏了起来。

    加上我被族谱上面的记载迷惑,所以做出了错误的判断,结果事情果然就这么被忽略了。

    然而,这个精美无比的后人,却在最后范了一个大错误,使得我一下就意识到这事情里还有诈!”

    说完,二叔就叹了口气,问道:“老三,我说的应该大部分都是对的吧?”

    三叔不说话,又沉默了很久,才叹气道:“老子还以为这次真把你瞒过去了,破绽在哪里?”

    “还是速度,你的两个伙计,出现的速度太快了,除非他们有翅膀,否则他们绝对不可能在我设完局之后半天就到了。这说明,这两个人肯定一直就在附近。”二叔道。

    三叔裂裂嘴巴,我就怒视三叔,质问道:“你真的干了这么缺德的事情?那棺材里有什么东西?”

    三叔苦笑:“哎,要是真有东西,我也不会这么郁闷了,你三叔我也是白忙一。还撞亩际抢门倩,为了这些破烂我还得连夜熬夜东奔西跑去设局,报应了,你们就不用骂我了。”

    “真的?”

    “真的,老子都承认了,骗你干嘛?”三叔骂道。

    我就奇怪,问二叔:“这也不对。裁匆窀隹展撞脑谧娣乩铮俊

    二叔收了一个短信,道:“当然不会是空的,那棺材这么重,我猜这棺材肯定有夹板,清朝时候,动乱的时候,我想里面应该是金条吧。”说着二叔把短信给我看,我看到是我老爹发来的彩信,他在村里过完表叔的头七才回来。

    彩信里是祠堂后面的茅草屋,里面的老棺材已经给人砸开了,棺材板子之间果然有空隙,里面一块一快的狗头金散了一地。三叔猛抢过来,之后眼睛都直了,一下跳起来,对我大叫:“快开回去!”

    二叔拿回手机,叹了口起,自言自语道:“总算,春节是能好好过了。”

    说完,二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帕,展开之后,我看到,是表公手里发现的钥匙。

    “咦,你不是说表公让我们看族谱是假的吗?这钥匙你是从哪儿来的?”

    “这确实是从表公手里找到的,我只是借题发挥了一下而已。”二叔道:“可是,这不是那只放族谱的盒子的钥匙。我时候去开了一下,开不了。”

    我嗯了一声:“怎么会,我看着就是这钥匙。”

    二叔摇头道:“不是,这钥匙,开的可能是另外一只类似的盒子。而且…”他把钥匙举起来,只见上面有一个“吴”字。“表公临死前藏了这把钥匙,想让我们干什么呢?”

    “别想了,”我道:“年后再说吧。”

    “也是,”二叔把钥匙放回去“还是先过年吧。”说着拍了我一下,“开慢点,注意安全。”

    (大结局)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